点击最多

随机文章

她决定从牙缝里挤出钱帮女儿练体操

2018-06-08 07:18

眭禄在赛场上全力以赴

折翅的女儿再飞,妈妈有多少心痛与忐忑

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这时候,沈利平所在的单位改制,须交钱入股,沈利平拿不出,她租赁的公房房改也要交钱,她也拿不出,她只好拿了买断工龄的3万元钱自谋生路。为了生存,她开了家米粉店。有一次切菜,她弄破了手指,眭禄见妈妈手出血了吓得直掉泪。1998年1月的一天,株洲漫天飘雪,沈利平不慎滑倒在雪地上,小腿骨折。正在训练的眭禄得到消息,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,跪倒在母亲床前。

沈利平心头一颤,紧紧把孩子搂在怀里!

[next]

伦敦奥运会上,孩子们终于成功了!眭禄也夺得了奥运银牌!女儿领奖时,场边观战的沈利平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,这泪,是20年来最酣畅淋漓的欣喜之泪!颁奖结束后,她拥着女儿说:“禄禄,回家吧,株洲这个家,永远是你温暖的港湾!”

单位没了,体操房外站着开米粉店的妈妈

今年春节期间,沈利平去北京看望即将出征伦敦的女儿。这天,眭禄正趴在床上养伤,腰上打着封闭针,豆大的汗珠挂满脸颊。 看到女儿的胳膊内侧全是黑红的血洞,沈利平当时就哭了,她孩子气地问女儿:“假如不成功,你会不会怪妈妈心狠,让你选择这条路?”

梅花香自苦寒来。很快,眭禄在省体操队成了主力,随后被引进上海队,接着去了国家队。从株洲到上海再到北京,女儿一步步向上走,沈利平却不敢有任何放松,多少年来的劳作已使她习惯了为生计奔波。关掉米粉店后,她摆起了夜市地摊。夜市的生意越来越难做,沈利平又去推销化妆品。就在这时,张子凡走进了这个家庭,从此,眭禄有了父爱。每年的除夕前夕,沈利平和张子凡总要去北京陪女儿过年。为了省钱,他俩总是买最便宜的硬座票。

2008年全国锦标赛,眭禄连夺平衡木和自由体操两枚金牌。然而在通往北京奥运的路途中,眭禄再次停下了她奔跑的脚步。在随后的俄罗斯、法国两站世界杯上,眭禄接连失误,她被贴上了“内战内行,外战外行”的标签。教练组在北京奥运前夕把她换了下来。

下一页:苦尽甘来的妈妈,看着女儿登上奥运领奖台

话音没落,邓琳琳和几个队员异口同声地说:“放心,沈阿姨,我们一定会成功!”孩子们齐刷刷挽起了各自的袖子。只见每条胳膊上,都是一模一样的血洞!

眭禄1岁那年,沈利平与丈夫分手了,她只提了一个条件:不放弃女儿!带着女儿搬到单位宿舍后,看到女儿忧郁的眼神,沈利平心中阵阵绞痛,她抱着女儿说:“禄禄,有妈在,就不会让你受委屈!”

眭禄获伦敦奥运会女子平衡木银牌

转眼眭禄上幼儿园了。因活泼好动,加上体形条件不错,她被市体校教练李伦明看中,从此开始了体操生涯。“体型好,弹跳好。”在李伦明的印象里,眭禄虽然年纪小,但意志顽强,在体操训练班中,展现出很高的体操天赋。第二天眭禄回到家里,全然没有了往日的蹦蹦跳跳,一个劲嚷着腿疼。沈利平知道,这是孩子走向体操之路的第一课——先把韧带拉开。沈利平心疼地抱了女儿一宿。第二天醒来,沈利平问:“还去不去?”女儿使劲点头。这让沈利平很欣慰,她决定从牙缝里挤出钱帮女儿练体操。

沈利平与丈夫连夜赶去北京陪了女儿一周,带她散心,给她做喜欢的辣椒炒肉。时间慢慢地把眭禄的沮丧冲淡,她又开始在赛场上争金夺银。2011年10月16日,东京体操世锦赛上,眭禄以15.866的高分夺得女子平衡木的金牌。那天,沈利平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扬眉吐气,她连夜给远在东京的女儿打去电话:“妈妈今天有了种重生的感觉。这些年来,妈妈从来没有过过一次生日,甚至不记得哪天是生日了。从今以后,今天就是妈妈的生日!”

训练是艰苦的,孩子又正在长身体,沈利平总是想着法子做鱼给女儿吃,而眭禄更心痛妈妈。一条鱼,在两人碗里夹来夹去。一天,教练遇到沈利平直夸孩子天赋好。一个直臂倒立动作,别的孩子要练一两个星期,眭禄三天就能学会。沈利平说,难怪孩子天天晚上在家“拿大顶”。一次,她开导女儿:“并不是每个孩子刻苦都能当世界冠军,是不是妈妈给你的压力太大了?”眭禄说:“世界冠军我还没想,但我想早日成为一名管饭的集训队员。这样,妈妈就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。”

当天夜里,沈利平的手机响了,一接通,竟是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。“妈妈,我不想练了,盼了这么多年的奥运会,都不能参赛……”沈利平突然不知说什么,这是女儿第二次说要放弃她心爱的体操。

17年的体操生涯,眭禄一路走来,一路挫折,两次差点被宣告体操生涯终结……然而在接二连三的挫折下,小小的眭禄不但没有倒下,反而越挫越勇,因为妈妈温暖的爱犹如一片灿烂的天空,始终陪伴着她……

不放弃,摆地摊也要编织女儿的体操梦

体操训练受伤是常有的事,沈利平对此早有心理准备,可当伤痛真的向女儿袭来,她比女儿还脆弱。女儿6岁那年的一天,沈利平突然接到电话,说女儿在练习单杠时落地受伤。沈利平疯了似的拦了辆出租车赶往医院,这是她第一次“打的”。在医院的眭禄,右臂已经打上了石膏。吊着胳膊的眭禄见到妈妈,不好意思地躲到教练身后。

苦尽甘来的妈妈,看着女儿登上奥运领奖台

株洲日报8月22日讯(华山)8月11日12点35分,从北京飞往黄花机场的班机呼啸而至,机场出口处,株洲妹子眭禄和母亲沈利平春风满面地走出机场,手持鲜花的人群一拥而上:“小禄禄!小禄禄!”亲人们的高呼声,让眭禄笑魇如花……此情此景,让饱尝生活艰辛的沈利平感慨不已。她怎能不自豪呢?因为女儿刚从伦敦奥运的赛场上,为祖国捧回了一块体操平衡木银牌。

2005年沈利平去北京看女儿,临走时悄悄在女儿的枕下塞了2000元钱。上火车时她蓦然发现:自己拎包里一张纸包着2000元钱。纸上有女儿歪歪扭扭的笔迹:“妈妈,国家队的待遇很好,这钱你自己用吧,今后,不要再苦自己了。禄禄!”

沈利平受伤后,家里的经济状况急转直下。眭禄向妈妈表示不练体操了,沈利平劝女儿:“养家的事你别操心,体操一定要坚持练下去!”沈利平拿出了一个仔细保存的存折,里面还存有2万多元。看到这,眭禄忍不住泪如雨下,她知道,这是妈妈干了一辈子才拿到的买断工龄的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