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最多

随机文章

妻子到北京后生活档次提高了

2018-07-16 11:53

葛宜峰说,由于矛盾重重,妻子在今年4月提出离婚,但他不想离。他说,自己的母亲原本不同意他这么早结婚,还是倒插门,并告诉过他:离婚后就别回家了,我们家丢不起这人。

昨天,陈某的父亲当庭向葛宜峰提出共计106万余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,并要求判处葛宜峰死刑立即执行。

此外,在共同生活中,由于4个人的性格都比较怪,他很难保持好心情,家庭氛围经常会因为某个人的一句话突然改变。而他对工作也不满意。葛宜峰说,结婚前,他在外地上班,每个月赚七八千元,过得很好。到了北京,他每个月赚五六千元,要给别人当哈巴狗似的,钱还不够花。每天要花四五个小时在地铁上,我适应不了,很压抑。他还提到,妻子到北京后生活档次提高了,越来越看不起他。我感觉窝囊,心理落差很大。

庭审最后,葛宜峰称自己的行为很可耻,自己也很痛苦和悔恨。我希望社会和谐一点儿。希望人们引以为戒,多学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不要有那么多伤害和矛盾。

葛宜峰说,直到妻子不动了,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事。我想我自己也完了,就给母亲、哥哥、表哥打电话,告诉他们我杀了妻子。但他们不信,我就将尸体拍了照片,发了朋友圈,说终于结束了这一切。

陈某的父亲说,案发后,陈某的母亲出门寻找,在车里发现了满身是血的女儿,拔出了还插在女儿脖子里的剪刀。因为受到刺激太大,陈某的母亲现在已经下肢瘫痪。陈某的亲戚说,陈某是个内向、很老实的姑娘,在一家物业公司上班,每个月2000多元工资,还要给葛宜峰钱。而葛宜峰不思进取,每天游手好闲,喜欢玩牌,还因为陈某不给钱动手打过她。

我也想好聚好散,我都已经很惨了,怎么还这么对我?葛宜峰说,他提出和妻子出去谈谈,想让妻子给他道歉。然而,两人在车里再次发生争吵。我心里很烦,往外掏剪刀。她准备下车,我抓她头发,扎了她两下。葛宜峰边比划边描述案发经过,情绪非常激动,在讲到自己的凶狠表现时,他突然歪倒在椅子上哭了起来。他将自己描述得非常委屈。你说你和别的男孩子谈恋爱分手了,把我当感情寄托,我就和你谈恋爱;你说订婚我就和你订婚;你说让我做上门女婿,我就做上门女婿;你说让我辞了工作来北京,我就来北京陪你。

作案后,葛宜峰打了辆黑车到附近派出所投案,并向民警要求立刻枪毙自己。

葛宜峰是安徽人,初中文化。今年2月5日,正月初六,他和同岁的同乡陈某结婚,随后来到北京,住在岳父母位于大兴区黄村镇的出租屋内,做起了上门女婿。

4月27日,陈某早上出门。葛宜峰说,他在家还未起床,就听到岳母不停地数落他和他的家人,称他配不上她的女儿,这让他很愤怒。他说自己给妻子发短信,说被岳母骂,妻子回复:我妈就那样。过了一会儿,妻子回家,扔他的衣服,说离婚了就别住她家里。

葛宜峰说,婚后的家庭生活让他很压抑,他和岳母关系不融洽,结婚当天就因琐事被岳母骂了一顿,他为此发过微信朋友圈:这婚结的,一点高兴的理由都没有!

庭审后,陈某的家人纷纷控诉葛宜峰。陈某的父亲说,他一直拿葛宜峰当亲生儿子看待,没钱了就给他钱,他要学车就给他钱去学。他说,在女儿提出离婚时,葛宜峰提出要十万元赔偿,还说要杀了岳母。